分類彙整:軼事

故事和軼事

幼萍身為滑翔機乘客

在我遇見幼萍的時候,我仍然是一個活躍的滑翔機飛行員。有一天,大概在我們結婚不久後,我邀請她和我一起到機場,並陪我一起有一個滑翔機之旅。這是她的第一次經歷。我們解下絞鍊並啟動,這時幼萍就坐在我的後面。因為我知道,一般乘客經常會感到在不舒服在滑翔機上,我在起飛前給她口香糖去對抗暈機,並希望她能應付她與我第一次的飛行都沒有任何問題。然而,在起飛後的幾分鐘內,我正忙著飛得更高時,我問她感覺如何,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答。我相當驚訝的轉頭及意識到她似乎已經昏了過去,而且沒有了任何生命跡象。我感到非常驚慌失措,我拉起煞車的機翼,並儘可能以最快的速度降落回到到機場。在我要降落之前,我已經透過無線電通知了其他人說有緊急情況。儘可能以最快的速度,我們把幼萍拉離開滑翔機,而且把她放在機翼下,讓她可以在陰影下休息。一位年輕的醫學院學生來了,提供急救,讓幼萍幸運地恢復知覺,最終很快就恢復了。

她說在飛機起飛後不久,她就感到癱瘓,既不能夠移動,也不能說話,但她能聽得到聲音。在口香糖中的活性物質似乎引起過敏反應導致這些極其不安症狀。後來在她的生活中變得越來越明顯,她也對阿司匹林過敏。從今往後我欣然忍住了帶她一起飛翔,在這一戲劇性的經歷之後。

那個時候我還不是教會的成員。那位迅速又樂於幫助幼萍的年輕醫學院學生在幾個星期後死於一個悲慘的滑翔機事故。這使我深深地感到悲痛,很多的想法湧入我腦海當我去參加他的葬禮的時候。今天我相信,這樣的經驗是決定性的對我更進一步的研究福音當我有機會時,最後我在1988年7月受洗。

幼萍的健康狀況非常脆弱,且容易受到傷害。說來悲哀,這顯然常出現在其他場合。

幼萍在中國的安息日

幼萍曾去過中國幾次,為了追尋她的家庭歷史。她的家人來自湖北省的武漢。雖然武漢是一個相當大的城市,有幾百萬居民,當她停留在那裡時,當地沒有後期聖徒崇拜。上週六,她打電話給我,說她不想就那樣坐在飯店裡而沒有任何的行動。相反地,她打算買機票在星期日的清晨前往北京,為了參與當地的主日崇拜。然後她想在下午再回去武漢。她很有決心把這些計劃付諸行動,並確實在星期日參加在北京的聖禮崇拜。她幾乎太晚到達那裡,雖然,因為計程車司機沒有在時間內找到那地方。當她進入教堂,會眾正吟唱讚美詩歌,這些訪歌充滿了深深的感激之情,讓她又重新與她的主立約。她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事,這讓她欣然高興的飛越了600英里來到這裡。